缘起性空四个字,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作者:宗教    发布时间:2020-03-02 11:31    浏览:

[返回]

缘是事物间的和合关系,因为有了各种和合关系,才有了各种组合事物:万物都是组合而成的,这是因缘而生的道理,是缘起的道理。

图片 1

果修法师

譬如电灯,是由发电机,电线,电灯,开关等事物按照一定的方式组合而成的。电灯发光这一现象,缺乏其中某个因缘,就不会发生。我们通常关注的是灯光,以为灯光是一独立的事物,他是夜色的组成部分。其实灯光也是合成的。把灯光背后的因缘去掉,灯光就消失了。灯光就是因缘。

印度佛教自部派佛教以来,尤其是大乘佛教,重视对宇宙万物的终极本质、一切存在的真实本性、众生的本原和成佛的根据等问题的探讨和阐发,形成了内涵丰富的本体论学说。印度佛教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其本体哲学思想也随之不断发展,前后变化很大。本文拟就印度佛教的本体“实有”说、本体性空说和本体心识说三个主要的本体论学说类型的内涵与演变,作一简要的论述。

  佛教思想中最基本的理论是缘起,由小乘到大乘均不能违背它。人们对任何一件事物,由于各个立场(包括环境、教育)与思想训练方法的不同,其认识程度亦必定各异。即使程度无异,也很难求得一致。一般所谓的一致也只能说是相似的一致,而无纯然相同的一致。这是自古以来的哲学家在其对事物的本质的认识上都有或大或小的差异的原因。就拿我们佛弟子来说,由于根机不同,因此对佛说的缘起法也就有着理解上的重大区别。尽管我们佛弟子都讲缘起,都讲空,但因学者认识的深浅不同,还是众说纷纭,没有一致的结论。

同理,万物都是因缘。

一、本体“实有”说

  部派佛教时期,说一切有部在原始经典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基础上,将世界分解为不可再分的五位七十五法。这些法又分为“有为法”和“无为法”两大类。有为法是因条件因果而起,由此构成的世间是生灭无常的。无为法不受条件的制约,由此构成的涅盘界,是超出有为法之外的不生不灭的实在。世间虽然是无常的,但构成世间的诸法却是真实的。有部的这一思想建立在“假必依实”上——即法有思想。换句话说,凡是由要素构成,待缘而起的东西是虚妄的,但构成事物的终极要素本身却是真实的。好比我们的身体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和合而成的,这个由四大和合的身体是假的是无常的,但地水火风四大要素却是真实的。这种思想方法实质上是把世界抽象为各种概念范畴,运用因果的关系排列组合,再用这种概念的网络重铸世界,它的直接后果就是把世界割裂为世间和出世间。这是只破我执,还有法执的存在,不能与佛陀的最高境界相适应的。龙树大乘空宗的兴起,从思想角度上看是站在更高层次上复归佛陀的思想。

譬如意识。意识是肉身感官与感知物合成的一种现象。我们以为意识是真实存在的,或者说人死后,有一个叫灵魂的东西可以脱离肉身而存在。其实不是。当构成意识的因缘——譬如肉身——消失了,意识也就随之消失了——灯关了,灯光也就消失了——所以譬喻说人死如灯灭。

释迦牟尼创立佛教时,并不关心,也没有讨论作为实体的“我”是否存在的问题。他主张“无我”,要求“离我执”,是指不要执着“我”的观念,“我的东西”的观念,要从这种自我的观念中解脱出来。他主要是从宗教道德修持证悟的意义上讲“无我”,并没有说,作为实体的“我”不存在。

  《中论》即是立足于缘起、无自性、性空中道这三项基本原则,而驳斥那些凡外小乘不合这些思想的学说。《中论》主张缘起是宇宙间一切事物的形成法则,也是一切现象的最根本原理。宇宙间任何一个事物的组成,都有一种互相依赖的关系,这种关系佛教的术语把它叫做缘起。凡是缘起的没有不是受着种种关系的局限与决定。缘起是因果的法则,广泛的说大如世界、小如微尘,一花一草无不是缘起的。扼要的说,佛教的缘起论是以有情的生死相续及还灭为中心的。佛说缘起是说生死缘起的十二钩锁。“此右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是缘起的定义。因为宇宙间一切现象的生起都不是自成的、常住的、独有的,而是赖于众多条件和合的,刹那刹那生灭的,彼此互相依存的。无论任何事物的生起,都必须具备应具的条件。如果条件不具备,那就不会有任何东西生起。例如水没有氢氧两种元素的化合,那就不会有水分子的产生。麦芽亦然,如果没有麦种、肥料,水分,阳光、人工、时间以及空间等条件配合,那就不会有麦芽的产生。因此,宇宙间的一切现象没有不是从因缘和合而有的。这就是《中论》的根本命题。

譬如我们手上的手机,是由存储器,芯片,电池,音效设备,摄影设备,传感器,电子屏幕,操作系统等事物构成的,这些事物就是手机的因缘。在这些背后,还有设计师,科学家,投资人,加工厂,渠道商,广告商等。这些也是手机的因缘。进一步看,APP开发者,软件运营者,互联网行业各类从业者,也都是手机的因缘。说智能手机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说的就是他接纳了各种各样的缘法。由此进一步推论,手机这一微小事物,与整个宇宙的存续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具体说是:宇宙合力构成了手机,手机是宇宙的有机动态组成部分。

部派佛教时期,一些部派纷纷提出了不同的本体论哲学,其中最重要的是说一切有部的学说。

  而在“一切法缘起”这一前提中,实巳蕴含着“一切法性空”的结论。因为缘起生万法,万法也就无本体、无自性,无自性就是性空。这性空思想正是宇宙的如实相,也是最中正不偏的道理。所以《观四谛晶》说:“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  “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空并不是空无所有的虚无。一切法性空,是说一切事物之无自性而已。然而人们往往被事物现象蒙蔽住,把由关系生起的宇宙一切迁流变化的事物,认为是种种的固定模式和实体,而且是恒常不变的,于是就制造出自性的概念。自性即自有或自成,有自体存在或规定自己的意思。自性见有两种,一种是根本的自性见,一种是分别而生的自性见。从根本的自性见说,我们不假思惟分别,在任运直觉中,有一“真实自成”的影像,在心上浮现,不是从推论中得来的实在性。因直觉中有这根本错误的存在,所以联想、推论,思惟等等,都含着错误,学者们制造了种种错误的见解。东西方哲学家持有这种见解的,颇不乏人。印度奥义书哲学的基本思想“梵我一如”说,也是这种自性见的一型。婆罗门教主张歌咏四吠陀的声音是有自性的、常住的,也是自性见的一例。其他如“时外道”、“方外道”、“顺世外道”等也是印度持自性见的哲学流派。至于西洋哲学家中持有自性见之主体观的哲学家更多,唯心论者唯物论者都是其中的一类。柏拉图的“理想说”也是其中一个显著的例子。像这样一类的自性见,《中论》都认为是起于感官或理性的谬误执著,论主对此一概加以呵斥。换句话说,一切事物都是关系的存在,是因缘所生法。与自性——自有自成,自体存在的含义恰恰相反。所以凡是缘起的即是无自性的,无自性即名之为空。缘起性空正是代表了《中论》的根本思想。

整个宇宙是一个大的因缘,任何事物都关系到整个宇宙。厕所里的一块石头,石头上的病菌,我们刚刚兴起的一个念头。这些事物都与宇宙息息相关。宇宙现出当下的相,是构成宇宙所有事物因缘和合的结果。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宇宙的造作的一部分。

说一切有部是小乘佛教中最有势力的学派,它以貌似实在论的立场,提出“我空法有”说。何谓“我空”呢?“我空”也作“人空”、“人无我”,是说人的生命存在是由色、受、想、行、识“五蕴”,即物质、心理和精神诸方面的五个要素和合而成,并没有真正实在的自我、自性。这也就是在原始佛教“无我”说的基础上,进一步从哲学高度强调人作为实体的“我”是不存在的,没有永恒不变的人格主体的自我的存在。何谓“法有”呢?“法有”也作“诸法实有”,“法”,泛指万物,一切存在。“法有”是说由和合而生的一切现象又都有其实在性,即存在是实有的,存在不仅现在是实有的,而且在过去和未来也永不消失。这也就是所谓“三世实有”说。

  一切法由因缘所生,是任何人无法否认的,因此这一前提所推出的必然结论,一切法是性空的,也必然无法否定。所以《中论》对那些执着“实我”、“实法”的任何见解都一概加以呵斥。说实有,说实无,讲自性,讲他性都是邪执。《观有无品》说“若人见有无,见自性他性,如是则不见,佛法真实义。”如前所述,论主以为这种缘起性空的道理不只是宇宙一切现象的如实相,而且是一切现象赖以形成的法则。缘起是事,性空是理,缘起是指一切法的现象而言,性空是指一切法的本质而言。一切现象之所以都是缘起,因为是性空的原因,性空才是缘起的。理由事显,事揽理成。比如麦种之所以能够生出麦芽,就是因为它没有麦种的自性,因为麦种都没有自生的,常住的,  独存的自性,所以才在水土、肥料、阳光、人工等条件的助成下而生起麦芽。假如麦芽有不变的自性,那它就不会生出麦芽,因为麦种与麦芽性不相同。麦种麦芽是这样,其它一切现象也是这样。因为一切法如果不是性空的,则必事事物物都有其自性。事物有自性则必导致这世界的僵化,固定和静态。若事物有自性则缘起现象必不可能成立,一切生灭现象亦不可能存在。所以《中论》说:“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若无空义者,一切则不成。”“汝破一切法,诸因缘空义,则破于世俗,诸余所有法。”  “若有决定性,世间种种相,则不生不灭,常住而不坏。”

仅仅看缘起法,就是看因果法。我们想要造作某件事,只要理解了这件事的因缘,然后结合这些缘,这事就造作出来了。

为什么说万物三世实有呢?说一切有部从本体论和认识论两个方面作了论证。该部派的一个重要论点是,认为一切存在可分解为本体和现象两个方面,把存在还原为若干种只有一种体性和一种功能的究极要素,如分别以坚、湿、热、动为性的地、水、火、风“四大”,这些究极要素就是恒常的“法体”,究极本体。而本来是恒常本体的多种要素,同时发生作用就呈现为现象。本体是永恒不变的,本体有时生起作用,有时不生起作用,由此而使存在有了形相和位置的不同。本体已起作用是“过去法”,正在起作用是“现在法”,将起作用是“未来法”。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世中,本体普遍地无差别地存在着,只是形相、位置有所不同。本体在现在时表现为现象,在过去时和未来时则已现过或将现为现象。例如,火的本体热性具有燃烧的作用,在燃烧时就成为现象,同样,在过去和未来这能燃烧的火的本体也是存在着的。这就称作“三世实有,法体恒有”。说一切有部的又一重要论点是,认为直观和思维同属认识范畴,而认识不能以非存在为对象,也就是说,有认识就表明认识对象是实在的。说一切有部强调,人们不仅可以通过直观知觉肯定对象的实在性,而且也可以通过思维去认识有关过去和未来的对象的实在性。如果过去和未来的对象是非实在的,那么人们对过去或未来的认识就没有对象了,而没有对象又怎么会有认识呢?人们之所以能够思索过去和未来的事物,就表明这些思索的对象是实在的,也就是说,事物的本体是实有的、恒有的。

  至于从因果方面上说:如果否定了缘起性空的义理,亦即一切现象不是缘起性空的,则其过失之大,将非一般人所能想见。如果一切现象不是缘起的,那么凡夫永远是凡夫,也不复存在从凡夫发菩提心,修六度行而成就菩提果,也谈不上度生而显现的大化、小化、不定化之身。因为凡夫有其固定不变的自休,所以不管你怎样努力,修六度行发菩提心,你也跳不出凡夫的圈子。同样,佛如果有独立不变之实体,就不能权巧度生了。则一切因果报应,亦变得毫无意义可言。我们可从《观四谛品》的颂文里窥见一二:“若一切不空,则无有生灭,如是则无有,四圣谛之法。”“若诸法不空,无作罪福者,不空何所作,以其性空故。”“若无有空者,未得不应得,亦无断烦恼,亦无苦尽事。”“是故经中说,若见因缘法,则为能见佛,见苦集灭道。”一切法不具空性的过失还不只如此,甚至连涅盘都成为虚语了。《观涅盘品》说:“若诸法不空,则无生无灭,何断何所灭,而称为涅盘。”

譬如我想要一部手机,我们只需要知道一部手机卖多少钱,凑够这些钱,就可以通过交易获得一部手机了。所以你想做的事,只要你掌握了背后的因缘,把因缘构成了,就能做成。这样想,我们似乎是可以无所不能的,是完全能心想事成的。

说一切有部对三世法体实有的论证,在理论上也存在一些问题和难点:说一切有部的“三世实有”是指生成一切事物的究极要素的恒有,而由诸要素和合而成的事物则是一种复合体,不同于诸要素本身,是刹那生灭,非实有的。说一切有部还认为要素是不能独立存在的,只有诸要素互相和合才能存在。要素与事物如此密切不可分离,又怎么说明要素是恒常、实有而事物是无常、非实有呢?这种把要素和事物割裂开来,肯定一者实有,一者非实有,在理论上是难以自圆其说的。说一切有部一面强调本体在三世的恒常实有,一面认为现象是刹那生灭的,那么,这两者之间如何保持统一呢?在刹那灭的刹那时间里,本体还能存在吗?对这个问题,说一切有部也并没有作出圆满的说明。按照说一切有部的观点,相对于现在来说,过去和未来的要素或已起作用,或将起作用,即在现在均不起作用,这样,本体不起作用时又如何证明本体自身的实有呢?在一般人看来,人们思维的对象是事物而不是要素,为什么思维对象的实在性不是指事物而是指构成事物的要素呢?说一切有部以本体为思维对象,思维世界,以现象为直观对象,事实世界,如此作为直观对象的现象被认为是非实有的,而人们思维对象的本体又怎么会是实有的呢?说一切有部对这些问题都没有作出圆满的说明。实质上,说一切有部的本体“实有”,是感觉实有,是以感性为本性、为本体的实有。

  综上所述,我们大体可以了解论主所破斥的对象以及其所揭示的空义大旨。一切事物本来就是缘起的,本来就是性空的,并不是论主强加给事物的主张,只是对事物加以说明而已。了悟了这性空大义,对世界上的一切现象才不执著其实有、实无等见,而了然宇宙现象只是如是地缘生着。《观法品》说:“若法从缘生,不即不异因,是故名实相,不断亦不常。”明乎此才能了解论主在该书开头《观因缘品》中所标“八不偈”的深义。《观因缘品》说:“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出),能说此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对于上述“八不”,中印佛学家都给予高度的评价。无著菩萨在《顺中论》中认为第二颂包摄了《中论》的全部思想。中国的吉藏大师亦将八不视为大乘正观的根本。所谓“八不”并非限于数目上的八种否定,亦非对概念的绝对排斥,而是以生、灭、常、断、一,异、来,出,概括一切的错误执见。八不即是对此一切执见的否定,从而烘托出超越名相之中道空义。然而,若说论主是扫除正反二边之边见而执持“中道”,这也是不对的,因为不只正反二边之见解无自性,即中道的见解亦必加此一一是无自性的,也是不能执著的。所以龙树虽说一切法没有自性,但并不是让人执着一切法之空性。空是毕竟空,是超越有无,离一切戏论的空寂,这不是与不空相待的空。若执空性,同样落入自性见的窠臼。所以《观行品》说:“大圣所说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空的言外之意在超越一切分别戏论而内证于寂灭,这心行言语道断的境界如何可以言说,所以说空乃是为了度生的方便法门。真正的宇宙实相是不能以概念语言表诠的,因此,八不中道是以否定错误执见而显示诸法实相。《观法品》说:“诸佛或说我,或说于无我,诸法实相中,无我非无我。”“诸法实相者,心行言语断,无生亦无灭,寂灭如涅盘。”这段颂文正是《观四谛品》所谓依二谛说法的另一种说明。《观四谛品》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若人不能知,分别于二谛,则于深佛法,不知真实义。”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