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之蘅芜苑——上海、浙江3日游第1日(3)

作者:宗教    发布时间:2020-01-01 00:03    浏览:

[返回]

图片 1

问:《红楼梦》中,贾政对宝玉妻子的人选是怎么看的,能否分析下? 很多人都讨论过贾母喜欢谁,王夫人喜欢谁,可是最重要的人物,贾政,他会为宝玉选什么样的妻子?

★旅游地点:上海大观园之蘅芜苑

《红楼梦》中有许多值得细细探讨的话题,尤其是围绕“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之争的评论更是说法颇多,曹雪芹的笔法很狡猾,他并没有直言贾府上层领导对宝玉婚姻人选的态度,比如贾母从来没有直接说出“让宝黛在一起”,王夫人也从来没提过“金玉良缘才是一门好姻缘”,但我们读者却能通过书中隐晦的点点滴滴明显看到贾母对宝黛爱情的呵护,以及王夫人对金玉良缘的赞同,但贾政对宝玉婚姻的人选,似乎一直秘而不宣,笔者今天试来分析贾政对宝玉婚姻人选的意见,以供大家参考批评。

图片 2

蘅芜苑是薛宝钗的住处,也是我们游的第一个园。所以我觉得上海大观园对于各馆的而布局是有点问题的,因为宝玉的怡红院应该离潇湘馆是很近的,但是在这里似乎两馆之间还隔着一个蘅芜苑,这是薛宝钗的住所。

笔者认为,关于宝玉妻子,即宝二奶奶的人选,若是硬从林黛玉、薛宝钗两人之间进行选择的话,贾政应该更喜欢林黛玉多一些。

要想知道贾政对宝玉妻子的人选是怎么看的,首先来看看贾政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书中第二回是这样描写贾政的: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从书中可以看出,贾政是个十足的文人,不但自己“酷爱读书”,还喜欢和詹光,单聘仁等清客相公往来。所以,我认为贾政希望宝玉将来妻子的人选,首先要出身于读书之家,女孩儿起码要读书识字,不要求才华横溢,也绝不能大字不识一个,像王夫人或者王熙凤这样虽然出身于将门侯府却不认识字的女孩,不是贾政为儿子择妻的标准,这也从侧面让我们了解到了为什么贾政和王夫人的夫妻关系并不是那么和谐的原因。

图片 3

林如海与贾政私交甚厚

从贾政为儿子贾珠选择的正妻李纨可以看出,贾政看重读书人家的女儿: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曾为国子监祭酒,族中男女无有不诵诗读书者.至李守中继承以来,便说"女子无才便有德",故生了李氏时,便不十分令其读书,只不过将些<<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等三四种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这几个贤女便罢了,却只以纺绩井臼为要,因取名为李纨,字宫裁. 李纨的父亲是国子监祭酒,属于高级知识分子,虽然李纨出身和国公府嫡长子的贾珠的身价相比有点低,但是李家毕竟是诗书礼义之家。李纨本身读书虽然不多,但是贤惠隐忍,侍亲养子,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非常符合当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择偶标准。所以从这点上来看,贾政为宝玉选择妻子,不会太在乎钱财门第,只要出身不太低,认识字,品行贤惠端正就行了。

薛宝钗是书中的另一女主角,判词里评她与黛玉:“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对于两人的定位,曹雪芹是把符合封建王朝妇女的德赋予宝钗,而把谢道蕴这位奇女子的诗才赋予了黛玉。联系书中主旨,男主角的离经判道,娇杏偶因私顾陌生男人,便一朝成为人上人,颇有讽刺意味,就可以知道曹雪芹更喜欢咏絮才,而并不认同所谓的停机德。

林黛玉之母贾敏乃是贾政的亲妹妹,贾政是林黛玉的亲舅舅,光从亲戚关系看,林黛玉跟贾政的关系更近一些,而且从书中的描述来看,贾政与妹夫林如海的关系一直还不错,第三回这般记载:

从贾政对宝玉和贾环的态度来看,咱们普遍都认为贾环猥琐不堪,但是书中却没有一处描写贾政对贾环厌恶,反而描写了贾政从小就厌恶宝玉,因为宝玉周岁抓周抓了些脂粉,贾政认为宝玉长大后会是个酒色之徒。甚至于贾政听信了贾环的几句谗言和忠顺王府一个奴才的几句话就把宝玉打了个半死,从这些可以看出在贾政眼中,宝玉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人。基于贾政对宝玉的了解,贾政必然希望将来宝玉娶的妻子能够时时规劝宝玉好好读书,将来争取功名,光宗耀祖。

图片 4

如海笑道:“若论舍亲,与尊兄犹系同谱,乃荣公之孙,大内兄现袭一等将军之职,名赦,字恩侯;二内兄名政,字存周,现任工部员外郎,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高粱轻薄仕宦之流,故弟方致书烦托。否则不但有污尊兄之清操,即弟亦不屑为矣。”——第三回

综上所述,贾政对宝玉妻子人选的标准是贤惠,识字,识大体,能时时规劝儿子。如果单纯从黛玉和宝钗中来选择,宝钗无疑是最佳人选。黛玉虽然满腹才华,但是宝玉的妻子并不需要这样,况且黛玉从来没有规劝过宝玉要好好读书,而且还几次三番帮助宝玉作弊,所以黛玉不符合贾政为宝玉择妻的标准。反观宝钗,虽然也满肚子学问,但是认为女孩子不能把读书作为正事,平时也时常规劝宝玉,还因为这个引起了宝玉的反感。但是宝钗的这些行为恰恰符合贾政为儿子择妻的标准,所以,在贾政眼里,宝钗才是那个适合做儿子正妻的人。

一曲《终生误》,更点明宝钗最终虽然如愿嫁给了宝玉,最终却只落得“到底意难平”。都道是金玉良缘,可宝玉却只念木石前盟,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宝钗纵然被阖府上下称赞,却始终没有得到宝玉的心。

注意细节,林如海在向贾雨村介绍贾赦、贾政两位内兄时,对贾赦只是简单介绍,却对贾政赞誉颇高,言行之间赞誉之意溢于言表,可见林如海与贾政私交不错,况且两人都是读书之人,自然志趣相投,所以出于对妹妹贾敏、妹夫林如海的亲密关系,贾政应该天然之间对林黛玉的感觉要好于薛宝钗。

贾政曾对赵姨娘说“看中了两个丫头,一个与宝玉,一个给环儿”,而赵姨娘说“宝玉已有了二年了”。王夫人给袭人二两银子的月例,暗许了她准姨娘之位,赵姨娘所指的,应该就是袭人了。

图片 5

林黛玉才华横溢,颇得贾政之心

贾政虽不爱过问家事,但他对宝玉、贾环纳妾的事很关心,甚至对迎春与孙绍祖的婚事也有自己的看法,那么他对宝玉娶妻的大事能不留心吗?

庭院里处处郁郁葱葱,可是室内陈设却远不如潇湘馆精致。虽然屋宇甚多,但摆设极少。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贾母就陪着游了一回大观园。在看到衡芜苑里“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贾母就曾批评过,一则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在封建古代,说到忌讳,那算是很严重的批评了。因此,我就一直并不觉得贾母有多喜欢宝钗,到最后史太君更不顾宝钗意愿,亲自替她布置房间。

贾政虽然是贾府的第一领导人,但他身上却有着浓重的书生气,平时也是不谙俗事,只以读书下棋为乐,所以他格外注重女子的才华,而林黛玉恰好符合他的条件,书中明确提到的有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林黛玉曾说过舅舅贾政对自己的赏识,书中如是记:

其实,贾政早就看好了林黛玉!

不过,房间里的陈设确实很敷衍,只是三两样放置着,看了潇湘馆再看这里,就觉得蘅芜苑有点名不符实了。要知道,当年的元春,可是把蘅芜苑与潇湘馆并列的啊!

黛玉道:“实和你说罢,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因那年试宝玉,因他拟了几处,也有存的,也有删改的,也有尚未拟的。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了,注了出处,写了这房屋的坐落,一并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她又带出来命给舅舅瞧过。谁知舅舅到欢喜起来,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她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一字不改,都用了,如今就往凹晶馆去罢了。”——第七十六回

贾政是因为皇上额外赐衔,才有了现在的员外郎一职的。他自幼酷爱读书,当然希望不能袭官的宝玉科考扬名,走仕途经济之道。宝玉却不喜读书,专在内帏厮混,贾母又百般溺爱,他也有失子之痛,不敢深管宝玉,自然希望宝玉有个贤内助“警其痴顽”,“规引入正”了。

图片 6

从这段内容可以看出,贾政对林黛玉的才华是相当欣赏,对于林黛玉的词句,竟然一字不改,全都用了。虽然在封建社会,一直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但看贾政,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恰恰相反,对林黛玉这样的女子的文采,他照样欣赏。

贾珠娶的是国子监祭酒之女李纨。李纨虽然不受父亲支持读书,却也熟读了《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等经典要书。这样的才女相夫教子,必然是夫旺家兴,子肖孙贤!贾兰能“头戴簪缨”,“胸悬金印”,“爵禄高登”,就是最好的例证!贾政对林黛玉是寄与了厚望的。

薛宝钗出身皇商世家,与黛玉那位正儿八经出身的大臣父亲自然不同,当年探春着手削减大观园费用的时候,这位宝姐姐很快就想到了种花的人选,是与自家丫环莺儿关系密切的老叶妈。不仅得了实惠,还进一步拉近了与怡红院的关系。

为求客观,我们不得不提到薛宝钗,宝钗的文采也很棒,也曾受到贾政的赞许,譬如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中,夏金桂要给香菱改名字,期间提到了宝钗,香菱曾说:“奶奶不知道,我们姑娘的学问;连我们姨老爷时常还夸呢。”可见贾政同样也赞许宝钗的才华,因此若是客观论来,在才华这方面,黛玉、宝钗算是打了个平手。

一、贾家和林家都是钟鼎之家门当户对。林如海还是前科探花,贾敏又有贾府贵族小姐的高贵血统和气质,黛玉出生在这样一个书香门弟,贾政是非常认可的。

宝钗上京,原本并未属意宝玉,她是想走元春的老路,“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所以薛蟠上京,目的之一就是“送妹待选”。可惜后来取消了待选,宝钗也就绝了进宫的念头。

贾政的书生气,注定他更喜欢黛玉多一些

二、贾政很欣赏贾雨村的才华,大观园题匾额对联,贾政就有意请雨村帮忙;贾政还多次安排宝玉面见雨村,谈仕途经济的学问。黛玉做过雨村的学生,当然令贾政另眼相看。

图片 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