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 亚马逊河口湿地游记

作者:励志美文    发布时间:2020-01-31 06:52    浏览:

[返回]

钟表响了,我从床上蹦了下来,一看表5∶50,天刚蒙蒙亮,我摇着床上熟睡的爸爸,说:“快起床了,你答应我要去看日出的。

到太平湖玩时常看到野鸭子。

早就听说,万里黄河从东营如海。在黄河入海口处,有一片湿地公园,非常美丽。3月24日这天,我们早上五点起床,与我的五叔一家匆匆上路,直奔东营黄河口。 假日期间,高速免费通行。我们从金晶大道上济青高速,虽然才是早上六点多,济青高速公路上车辆已是很多。爸爸驾车,技术一般,面对车流,有点紧张。汽车过青州转东青线,大约在车上坐了2个多小时,就进入景区了。远远的篇篇芦苇荡,看见前面公路上汽车排起了长龙,啊!来此旅游的人真多呀。听导游说,这里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入海的地方;这里是生长最快的河口新生湿地:这里是“鸟类的国际机场”;这里也是多元文化的聚集的融合地;这里如同一个充满着梦幻与希望的天堂,弥漫着接近原始本色的静谧与安详。 我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鸟类飞翔区。进入园区,购票后,过野鸭岛、天鹅岛,便到了鸟类放飞区。那里有许多的鸟,比如说:灰天鹅、丹顶鹤、野鸭子,它们或在水中游戏,或在岸上觅食,偶尔三五结队腾空而起,掠过水面飞向蓝天,引来游客阵阵欢呼,人们争相拍照留念。 我进入芦苇丛就碰到了黑天鹅。我一把抢过爸爸手里的相机,拍了好几张连环照。为了摸到黑天鹅,我差一点跌落到了水里,可我还是摸到了黑天鹅。它的毛特别的滑,很细腻,就像刚洗了头发一样滑。 芦苇丛里的芦苇很高,比我还要高呢!爸爸说:“以前,这里就是一大片荒地,经过这几年建筑师的努力,已经把这里建的特别漂亮。可以供游客们来参观,玩耍。”听到这里,我已经特别的震惊。原来在这么漂亮的地方,以前还是一片荒地啊。 走着走着,我就发现了大雁。原来大雁真的是排着“人”字形走的,真漂亮。虽然只能远观,可是,这也让我十分的兴奋。 据了解,这片湿地有15.3万公顷,这里保存了我国华东沿海最完整、面积最大的湿地植被。有了它,可以保持水源、净化水质、蓄洪防旱、控制土壤侵蚀,好处多得很。 我们最后一站是游玩黄河入海口。九曲黄河奔腾万里,逶迤而下,流至山东北部的东营入海口,豁然开朗,横无际涯。宽广的河道里,各式舟船击水拍浪;白色的苇荡边,珍奇野鸟欢娱嬉戏…… 东营湿地的美景宛如滔滔黄河龙口中喷出的一串珍珠,令人流连忘返。 晚上回到位于西城太行山路的维也纳酒店,我翻看着自己拍照的照片,感叹湿地公园的美丽神奇和祖国飞速发展的盛况。

“看什么日出?早上看野鸭子才是最美的!”爸爸揉着惺忪的眼睛说。

或天上飞,或水里游,都是远远地看着,不曾近观。

“噢?”我恍然大悟。

第一次得以近距离甚至触碰到,是一群既飞不了,又游不走刚出生不久的小野鸭。

我和爸爸自从初一以来,就一直没有一起去看野鸭子了,所以爸爸的这句话又勾起了我的好奇。

图片 1

这时,东边蒙着一层红纱,滚圆的太阳探出头。我和爸爸赶快穿好衣服,骑车到湖边,然后顺着芦苇丛中人踩出的小路一直走到了湖的深处。城市的背影早已被我们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野鸭学名绿头鸭,与家养的鸭子长得极像,习惯称之为野鸭,通常野外里生存,不与人靠近,但远离人类活动的区域已难寻,特别是筑巢繁殖时,更觉无奈。

我们沿着湖边的芦苇慢慢地朝前挪动着脚步。在芦苇丛中一处最能接近小鸭子的地方蹲了下来,并且用芦苇将身子隐蔽起来。忽然,爸爸兴奋地指着湖面上的一处芦苇丛:“看看看!快看那里。”

图片 2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那儿正有三五只小鸭子在嬉水呢。它们将饱满的大肚子沉没在水里,高昂着小巧玲珑的头。尖尖的嘴巴,弯弯的脖子,椭圆的身背连着朝天翘起的尾巴尖。从我们这里看去是一条完美的彩色曲线。它们有的随着微波上下起伏,有的一头扎入水中,在水里窜上好几米,才在另一个芦苇丛中探出了脑袋。有的在打架,翅膀呼哧呼哧地扇动着。有的用嘴啄对方的头,互相嘎嘎地叫着。是挨了对方一击,还是为战胜而欢呼呢?芽我最爱看它们自由自在的样子,仿佛世上一切痛苦的事情都会忘却。

繁殖期在五月左右,营巢于湖泊、池塘等水域的岸边,草丛中、地上或倒木下的凹坑处,也在蒲草和芦苇滩上、河岸岩石上营巢,视环境而多样选择。

而我什么时候才会像它们那样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呢?不由得我想起了小时候。

图片 3

第一次这么近看到野鸭和孵蛋的巢是在渔歌雕像边花坛中的灌木丛里,用干草铺成的巢,形似鸟窝。

图片 4

窝筑在这高高的堤岸上,并非紧临湖水,按说湖水边有片小树林,长得挺茂密,该筑在那里才是,但时常有钓鱼者从树林中穿过,下到水边,走得多了,林中已踏出一条小路。

图片 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