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

作者:励志美文    发布时间:2020-01-24 00:31    浏览:

[返回]

随着机器的一阵阵轰鸣声,村口那困扰了人们大半辈子的土坡坡终于消失了,但随着消失的也有那立在土坡上的一座荒冢,那是一个叫傻子的人的。

图片 1

图片 2

傻子没有名字,据说他姓林,他一家为了逃荒来到这里。他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他父亲忍着悲痛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到五岁的时候,他父亲发现他还不会说话。时间久了,他父亲怀疑他是一个低能儿。终于他父亲含着恨离家出走扔下了孤苦伶仃的他。

傻子不会说话,出声的时候只会咿咿呀呀说些不明意义的单音节词,据说是四五岁的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

傻媳妇嫁到到我们村的第一天就闹开了,哭着喊着,说一些听不懂的话,我那时只有几岁,看见几个大人把她死死的拖着很热闹,我也跟在他们后面,傻媳妇一直睁着她的大眼睛,可以看到里面的血丝,嘴里不停的叫唤着,口水都流出来了,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奇怪的人,在我幼小的世界里第一次感到恐怖。

没有父亲的前一两天里,傻子是每日每夜的哀号着。等邻居跑过来瞧时,傻子躺在地上,已经哭成个泪人,嗓子也哑了。他用手不停地指着嘴巴,“啊,啊”地叫着。邻居们匆匆拿来食物,他一看到食物就张嘴笑了,笑得是没心没肺……终于人们知道他父亲已不会再回来时,邻居们考虑送他去孤儿院。在这时,一对无儿无女的老人站了出来,主动提出要收养他。老人双双辞世时,他已经十七八岁。从此傻子真正成了一个孤儿。

他歪着头,咧着嘴,冲来往的每一个笑。傻子的据点就是村口的大榕树,一年到头,傻乎乎地坐在那。

傻媳妇刚刚到我们那里的那几天,一直找机会跑回她家,好几次她跑到我们村口,还没有来得及喘气就被抓回去了,刚刚开始那家人也都对她讲大道理,久了,那家人也不说话了,就直接打她,跑一次打一次。我是很怕傻媳妇的,只要她一出现,我就吓得跑回家找我妈妈。

成了孤儿的傻子,成天顶着一个“鸡窝”,脸也没有再洗过,灰灰的像土一样,鼻涕始终挂在嘴角,龇着一口玉米似的黄牙,脖子上像糊了一层黄泥,好像永远也洗不干净。他穿着他唯一的衣服--一间破旧的蓝大褂,五个扣子已脱落了四个,一条破的不能再破的裤子踢着一双鞋底薄的像纸一样的布鞋。成天在村里闲荡......

久病床前无孝子,同个道理,养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十多年,就是热乎乎的心也磨凉了。傻子母亲早跟了隔壁村的铁匠,老夫整日喝酒,最后也喝死了,身边只剩下一个七十多岁半个身体踏进棺材里的老婆子,没人管,饿得皮包骨。

后来听人家说,那傻媳妇脑袋有点问题,是个傻子。慢慢的,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我们这些小孩子也不再怕他,反而时常去欺负她。

他偶尔会帮村民们收收稻谷,偶尔又会帮邻居家扫扫庭院……每次干完活,他大多会或多或少的得到一些回报:大多是一个饭团,若能得到一些饼干,那就是美味佳肴了,会让他高兴半天。就这样,他赚取着他的食物,但他口齿不清,又脏又乱,所以村里又相当一部分人看不起他,甚至在他帮助了他们之后,傻子非但没有得到回报,得到的往往还是一顿臭骂。

奶奶村里的小孩都喜欢作弄他,逗一个傻子太好玩了。你扔块石头,喊:“傻子,去捡!”他傻乎乎就去了;你说“傻子,趴下,我要骑马!”他也傻乎乎照做了。

有一次我们这群小孩子刚刚放学,大人们也都在地里做农活,我们到村口的时候看见傻媳妇在那里晃荡,我们一群小孩马上上前,故意去撞她,其中有一个小孩说:“傻子,你在这里干什么,你又要逃跑吧,小心我叫我小叔来打你。”说着还故意卷起袖子做打人状,傻媳妇吓得马上跑了,我们一群小孩在后面哈哈大笑。

他是一个被上帝遗忘了的人。

有求必应,比家里只会发怒骂人的家长,对于娃娃们来说,好玩太多。

不过这件事被我妈看到了,我那天晚上被打了一顿,我被打得嗷嗷叫,我说:“那是个傻子,别人都欺负她,又不是我一个,你干嘛打我。”

那一天,几个小孩一时贪玩,转悠到了河边。傻子好热闹,也跟着去了。他在旁边看几个小孩玩得兴高采烈,虽然他被排斥在外,但他却也乐得手舞足蹈。忽然“扑通”一声,一个孩子落入了水中,其他几个小孩顿时吓得惊慌失措,号啕大哭,看着那个落水的孩子在水中挣扎,傻子向他伸出了手……

穿着脏兮兮的棉衣,袖口脱线,灰呼呼的棉絮钻出来,掉得差不多。冷掉一层皮的寒冬,他赤着脚,缩着肩,冻得脸色发青。脚掌开裂,红色的血迹没流多少就冻干。

“她的脑袋有问题,但是她的情感没问题,你去打她,那就是你的情感有问题!”我妈拿着鞭子,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

几个大人跑来的时候,落水的孩子已经上了岸。大人们急忙找来孩子的母亲,但她听说自己的宝贝落水之后,发疯似的跑来,抱着孩子痛哭。但唯一少了的,就是傻子。傻子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个孩子的母亲正是骂他骂得最多的人。

数九寒冬,塘子都结了一层冰凌子,灰蒙蒙的。

虽然我不知道我妈的那句“脑袋有问题,情感没问题”是什么意思,但我之后就在也不敢欺负傻媳妇了。

傻子的尸体打捞上来以后,因村中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安葬他于是只好他埋在村中唯一的,但也是村中最荒凉的空地——村口的大土坡。对傻子来说,他的葬礼是苍白的,但也是豪华的:有了一串稀稀拉拉的鞭炮,有了几叠纸钱,甚至也有了一个墓碑,只是没有名字。

傻子久赤着那双冻裂了脚蹚水下去。因为我们要他去捡风筝,那个破破烂烂的从角落里翻出来的旧风筝,被扔到池塘,故意让他去捡。池塘冒着白烟,那是水雾被冻出了痕迹。傻子像感觉不到冷一样就下去了,淌了半天,水淹到他腰,他抓住破风筝,转过头咿咿呀呀得咧着嘴笑,然后拿回来。

后来我去上了中学,寄校,很少会回家,也就很少能够见到傻媳妇了,我几乎就快忘了有这个人,直到我妈跟我说傻媳妇有孩子了,我才恍然记起有这个人存在。

如今,傻子那长满杂草的坟墓已经不见了。望着那平平坦坦,干干净净的村口,人们都笑了,甚至还放起了“五十响”。他们都不怕吵醒正在熟睡的傻子吗?不会!因为他们都遗忘了昔日一个姓林的傻子,忘了这土坡上的一个纯洁而又可怜的灵魂!

风筝根本不能用,扔着玩的。

我出生的地方,民风淳朴,要是别人家有丧事,我们全村的人都会出一些劳动力,同样,有人做喜事的话我们也会一起帮个忙,唠个家常,尤其是生孩子这种事,我们多少都是要送礼的。

傻子很开心,他有事做就开心,有人玩就开心。嘴唇冻得发紫,浑身湿哒哒的,他脸色可以说很不好看了,可还是笑嘻嘻的,哎哎叫唤。

那天很热闹,大家都聚在一起,我看到傻媳妇,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那里抱孩子,感觉像是另一个人一样。大人们也都在那里说说笑笑,突然有一个人说道:“这个孩子不会像她一样是个傻子吧。”一瞬间人群就安静下来了,大家都不说话了,我站在那里觉得很尴尬,就灰溜溜的走回家了。

我哈哈大笑,骂了一声:“傻子!”然后跑开了。

回到家我问我妈妈,是不是傻子有时候也不傻。我妈说不知道。

“傻子,什么都信!谁会跟傻子玩啊!”我冲他扮鬼脸,吐舌头,把他捡回来的风筝扔在地上踩了几脚,“这种鬼天气谁放风筝!傻子!傻子!”

可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些难受的,因为我分明看见我离开的时候,傻子的眼中有些湿润,就快要留下泪来。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