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颂校园廉洁文化的诗歌

作者:励志美文    发布时间:2020-01-17 22:19    浏览:

[返回]

校园之青春飞扬诗歌(一)

校园廉洁文化诗歌(一)

走近校园

在校园中学习和生活着

我的脚步落叶般轻轻

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和美丽

一颗绿色的头颅用阳光的汁水润染、滋长

小草探头带出泥土的芬芳

母乳喂养的土地上

紫荆把全身涂满嫣红

搜寻一些澄澈的诗行、远去的光和花朵

垂柳枝头摇摆春天的舞姿

此时,我们相对默默无语

玉兰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相互观望却依旧用自己的方式幸福

即便花落

你用最淳朴的方式

也只能带走你所有的忧伤

一口一口地,喂养

剩下果实快乐的成长

我逐渐长高的童年

即使叶黄

我用目光将你,举过头顶

也只能感谢秋天

穿过村头那条

秋去冬来孕育下一次的梦想

不停变更路途的河流

满眼都是朝气蓬勃

却永不迷路

入耳皆是琅琅书声

你的涟漪,至今

和年轻的孩子们在一起

依旧荡漾着

生活

我绵亘不断的温暖

一直充满春的呼吸

温暖桌椅

美丽着幸福着

依旧是那些旧友

在我的春天我的校园

陌生而又熟悉

校园廉洁文化诗歌(二)

依旧是那些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

走近校园

桌椅

我的脚步落叶般轻轻

儿时的小名,

一颗绿色的头颅用阳光的汁水润染、滋长

一些叫的土腥味很重的外号

母乳喂养的土地上

乐颠颠地在桌面疯跑

搜寻一些澄澈的诗行、远去的光和花朵

跑着跑着,花儿就开了

此时,我们相对默默无语

叫着叫着,爱情就长大了

相互观望却依旧用自己的方式幸福

那块高挂不语的黑板

你用最淳朴的方式

指指点点的教鞭

一口一口地,喂养

耳畔一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逐渐长高的童年

模糊又清晰

我用目光将你,举过头顶

指点的文字返璞归真

穿过村头那条

停泊在细节深处

不停变更路途的河流

泊成光阴中抹不去的

却永不迷路

生命之痂

你的涟漪,至今

我们的钟点

依旧荡漾着

一枚穿过风雨的弹皮

我绵亘不断的温暖

把自己瘦瘦的岁月

温暖桌椅

伤成刻骨的

依旧是那些旧友

印记

陌生而又熟悉

高挂在我们的记忆里

依旧是那些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

不能忘记

桌椅

也不敢忘记

儿时的小名,

只需轻轻敲击

一些叫的土腥味很重的外号

经过钢铁锤炼的洗礼

乐颠颠地在桌面疯跑

一枚枚文字幻化成

跑着跑着,花儿就开了

浴火的精灵

叫着叫着,爱情就长大了

抚慰我们整个

那块高挂不语的黑板

曾经受过伤的土地

指指点点的教鞭

半块橡皮

耳畔一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目光触及已够遥远

模糊又清晰

但依旧不够抵达

指点的文字返璞归真

让一只归鸟攀爬老去的窗棂

停泊在细节深处

和默不作声的桌椅

泊成光阴中抹不去的

一片树叶为了表白自己

生命之痂

完成了回归的飘落

我们的钟点

一群蝶

一枚穿过风雨的弹皮

在季节变换之前

把自己瘦瘦的岁月

进行一场自我救赎的转移

伤成刻骨的

半块小小的橡皮呢

印记

可以擦亮从此明媚的生命

高挂在我们的记忆里

也可以装点,美丽如昨的

不能忘记

嫁衣

也不敢忘记

土地之上的感动

只需轻轻敲击

草的心事已经长到半腰

经过钢铁锤炼的洗礼

一些花朵也擦亮了阳光

一枚枚文字幻化成

由风指导

浴火的精灵

做着当年熟悉的广播体操

抚慰我们整个

样子亭亭玉立

曾经受过伤的土地

我们的姿态美好

半块橡皮

一只母鸡

目光触及已够遥远

将一群鸡仔集合在草场

但依旧不够抵达

不厌其烦地唤叫

让一只归鸟攀爬老去的窗棂

我们听不懂的语言

和默不作声的桌椅

时光的镜头也被翻译的

一片树叶为了表白自己

时而聚焦

完成了回归的飘落

时而拉长

一群蝶

花朵的思考

在季节变换之前

窗台之上

进行一场自我救赎的转移

你的身姿依旧葱绿娇美

半块小小的橡皮呢

发育的叶子虔诚的落坐

可以擦亮从此明媚的生命

我的诗文每诵读一边

也可以装点,美丽如昨的

你的气质如花

嫁衣

是的,即使千里之外

土地之上的感动

一张玻璃也无法阻挡阳光

草的心事已经长到半腰

请打开这一扇窗

一些花朵也擦亮了阳光

不要惧怕穿越而来的风雨

由风指导

包括小小的忧伤

做着当年熟悉的广播体操

只要自己拥有

样子亭亭玉立

盛装阳光的心房

我们的姿态美好

心灵举过头顶

一只母鸡

微笑,只需微笑

将一群鸡仔集合在草场

阳光就会涤荡脸庞

不厌其烦地唤叫

校园之青春飞扬诗歌(二)

我们听不懂的语言

亲爱的兄弟

时光的镜头也被翻译的

陪我逛逛这冬季的校园吧

时而聚焦

在一个无风的早晨

时而拉长

或是

花朵的思考

寂静的黄昏

窗台之上

去十四栋看看吧

你的身姿依旧葱绿娇美

看看那位倔强的楼管大叔

发育的叶子虔诚的落坐

那些个不慎晚归的夜晚

我的诗文每诵读一边

总免不了被他一通责怪

你的气质如花

那张旧饭卡

是的,即使千里之外

还能否开启三单元那扇破门

一张玻璃也无法阻挡阳光

我想上楼

请打开这一扇窗

回到我们的宿舍

不要惧怕穿越而来的风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