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写作征文‖一支玫瑰还不比四只鸡腿

作者:故事寓言    发布时间:2020-03-22 12:09    浏览:

[返回]

嫁了个不浪漫的老公,生活就像老家屋檐下蓄满水的大水缸,静得能见天。

为婆婆点赞

图片 1

那日上班,同事灵的桌上多了一束红艳欲滴的玫瑰花,她得意地告诉我,是她老公送她的生日礼物。在眼热羡慕之余,我决定用身边人身边事来春风化雨。“不就是送束花吗?这太简单了。”老公觉悟如此之快,让我喜出望外,孺子可教,可见我以往教育方法不当。

婆婆过完年六十六岁了。

图片来自网络

“今天我要给你一个惊喜。”生日那天一大早,老公就对我说。他竟没忘我的生日,一大进步啊!下班后我急急赶回家,想象桌上那芳香四溢的玫瑰,心里竟有微微的醉意。打开门四下一扫,没有使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只有菜香味扑鼻而来。“来来来,我给你烧了你最爱吃的椒盐基围虾,这可比玫瑰好多了。”呜呼,我的“润物细无声”在榆木疙瘩面前彻底失败,气得我无话可说。

“六十六,吃碗肉”的习俗我是从小就知道的。

01

“发生了什么事?”客厅里的父亲见我面沉似水,关切地问。待他得知原因后竟大笑起来说:“夫妻之间的爱是盛在碗里的,椒盐基围虾,很好!”见我不以为意,父亲说:“我和你妈50年的共同生活,没有浪漫,有的是每日三餐。无论是物资匮乏的年代,还是我落难时期,回到家,碗中总是盛着暖心的爱,支撑我走过那些坎坷的岁月,那是最真实最动人的爱啊!”

外婆六十六岁时,我妈烧肉给她吃。大舅六十六岁时,表姐烧肉给他吃。我爸六十六岁时,我也烧了六十六块肉给他吃。至于其中的缘由,没有细究过,我猜是讨个好彩头吧,蕴含祝福老人家顺顺利利、健健康康的心愿吧。

“啥?一支玫瑰花又不能吃又不能喝,要十块钱?”母亲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还不如买俩鸡腿儿,你跟你弟一人一个呢。”

父亲告诉我,60年代母亲生我妹妹,好不容易买到20个鸡蛋,身体虚弱的母亲自己舍不得吃,又怕几个孩子眼馋,把糖心蛋埋在饭菜里给他吃,父亲动情地说:“那时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辈子对你妈好!”

婆婆平常话不多,也不属于精明能干之辈,但是她在很多事情上有自己的一套讲究。

每每想起母亲第一次收到玫瑰花的反应,总忍不住哑然失笑,而后眼睛泛潮,鼻头泛酸,笑着笑着就想落泪。

听完父亲的一席话,我陷入了沉思。与老公结婚以来,我一直享受着他盛在碗里的爱情,可就像一生都在母亲呵护之下的儿女,对幸福未必真能诚心领会一样,我一直没有感觉到老公每日不厌其烦地变着花样给我做饭做菜,其实那就是最本真、朴实、绵长的爱呀!送玫瑰是爱,那是色彩厚重抢人眼目的西洋画;烧椒盐基围虾也是爱,那是可以让心灵得到休息的恬淡而雅致的中国画。

“六六吃肉”这件事情上,她让我足足见识了一番。

02

林语堂先生有句名言:“欲爱一个人,从他肚子起。”台湾女作家张晓风在《一个女人的爱情观》一文中说:“爱一个人,就是不断地想,晚餐该吃牛舌还是猪舌,该买大白菜还是小白菜?”把爱盛在碗里,实实在在,朴实无华,却感人至深,是爱的另一种境界。寻常人家,粗菜淡饭,慢慢滋润着寻常的岁月,含蓄而温馨,天长而地久。

前几天,小姑和妹夫说到烧六十六块肉的事情,婆婆就提到肉里要放几块鹅卵石一起烧,说是吃了更健康。妹夫说他们比较忙,捡鹅卵石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我们就特地去凤凰湖边找了八块圆圆滚滚的鹅卵石,婆婆就把石头洗得干干净净放在肉里烧了好久。看见她从盛放六十六块肉的大碗里,夹起一块往嘴里送,细细嚼,慢慢咽,吞下去的分明就是“健康大使”嘛。

自我记事起,家里那张梨花木的方桌里侧便立着一束假花,红的朵儿,绿的叶,还有几颗白色的小珠子做点缀,插在淡黄色的塑料杯子里,没有蜂蝶环绕,没有芳香四溢,只是亭亭地立着,一年四季都是那个旧模样。

直到这时,我才忽然发现,其实,自己渴望的,也不过是这样平常的生活和平常的情感。

婆婆她基本不识字,可能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可是,在重要时刻,她会用手比划着指导她儿子写字。写什么呢?她比来比去说不清楚,但是知道是写在红纸上,是“扎星官”时放在八仙桌上的。老公上百度查了,写了“本命星官”四个大字,婆婆满意地笑了:“对的,对的,就是这几个字。”

后来看了电视才知道,那种花叫玫瑰,是爱情的象征。

大年初八,艳阳高照,真正是个好日子。婆婆六十六岁“扎星官”(其实我不确定这三个字是不是写对了)。桌上摆放的物品,物品摆放的前后左右次序,都是在婆婆的指挥下完成的。鱼的朝向,肉的摆法,多少盅米,多少盅茶和酒,都是有规矩的。

也是从那时起,我的心里就种下一个玫瑰梦,总想着有一天能见见这种美好的花,想着,如果有一天,能收到喜欢的人送的玫瑰该多好。

这次,我怀着一颗好奇心,向婆婆学习糖面条的做法。她说就跟平常煮面一样,面烧熟了,盛在碗里时,放点红糖,就叫“糖面条”了。没几分钟,一小碗糖面条端上八仙桌去“扎”。等“扎”好了,婆婆让我给每人一双筷子,大家一起吃糖面条。妹夫笑笑说:“总共这么点面条,你是寿星,你一个人吃好了。”“不行,大家一起吃,大家一同‘甜甜蜜蜜’才好。”婆婆说。我们就听她的话,八个人围着一小碗糖面条吃起来。

我从没问过,为什么母亲如此珍视那束假花,几次搬家都还带着。母女间的心意相通让我知道,她也像我一样,有个浪漫的梦。

还有一件小事,值得记一记。扎星官点的蜡烛公公刚想吹灭,婆婆立马阻拦:“这个不能吹灭,拿到那边的凳子上去放着。”说着她指指北边窗口的两张方凳。公公瞧见她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嘴里虽有埋怨:“总是空想出那么多!”还是照做了。老公表示好奇:“为啥不能吹灭?老点着有啥好?”婆婆说不出个所以然。蜡烛真的一直点着,婆婆说:“等它慢慢点光。”等到吃好晚饭,我们准备回家时,蜡烛还有两三寸,婆婆说她会等蜡烛燃光了再睡觉。可是我们记得她平常晚上七点多不睡觉的话,会打瞌睡的。这回她精神抖擞,等到八九点再睡完全没问题。

03

“你这么多阿婆经是不是外婆教你的呢?”记得老公有事没事会问婆婆这句话,婆婆总说:“你晓得个啥。”其实,我也一直疑惑:婆婆这么多讲究是怎么得来的呢?她平常大部分时间是待在家里,很少外出的。

母亲的浪漫,始于婚姻。

不过,这次,我更多看到的是婆婆在争取幸福上的执着,想让自己幸福这件事情上,她是用自己的方式主导自己的幸福。这个需要为她大大点赞。

在那个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未吹遍偏远农村的年代,各家青年儿女嫁娶依旧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而他们却实实在在地做了一回现代先进小青年,一路从谈情说爱到谈婚论嫁。

至于,有没有依据,是不是迷信思想,好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这些讲究跟没有这些讲究相比,婆婆觉得自己会更幸福,这就够了。

母亲和父亲从同一间教室的同学,变成同一所学校的老师,正当好年华,互生好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祝愿婆婆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依稀记得跟父母聊起往事,我揶揄母亲:“当年是谁追的谁呀?”

图片 2

她不假思索:“当然是你爸追的我,怎么说你妈当年也是有几分姿色的。”

父亲当场反驳:“要不是你妈跟着我,非要拉我去看电影,我早跟相亲那姑娘成了。”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