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随笔:合欢葬

作者:故事寓言    发布时间:2020-03-22 12:09    浏览:

[返回]

查完房后,医生再一次失望了。他摇摇头,神色黯然地走出了病房。此时的凯西正痛苦地躺在床上,憔悴不堪,她甚至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大约从半年前开始,失眠的痛苦就开始折磨凯西,很多医生都找不出病因。一系列检查过后,医生总是肯定地说:“你没有任何问题。”

    (  马上又要高考了,是不是很久没有享受过校园的青涩恋爱了,今天我想沉浸在这个故事里,不想醒来)

摘要: :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让合欢树的根茎把我们的骨骸紧紧相缠,吸收着我们体内的血液来灌溉来年的花,开遍满枝有着我们记忆的花,在微风中摇曳: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让合欢树的根茎深深地插入我们灵 ...

但是凯西的病还是一点点地发展到了药物都无法控制的地步。医生说,是好是坏,一切得靠自己了。凯西躺在床上,浑身酸痛难忍。丈夫莱卡总是心疼地守候在凯西的床前,为了妻子,他已经半年多没有工作了,他修鞋挣来的那点儿积蓄早花得一干二净。

                        合欢树下的约定

:“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让合欢树的根茎把我们的骨骸紧紧相缠,吸收着我们体内的血液来灌溉来年的花,开遍满枝有着我们记忆的花,在微风中摇曳……”

这一天,凯西正努力地试图想睡着。这时候,莱卡却兴奋地走进了病房,大声喊道:“凯西,上帝保佑,我们有救了。”

        我们校园里的合欢树每每在夏季总是开出惹人爱的合欢花,依稀记得,三三两两的同学们脚步匆匆地从树下经过,似乎并没过在意过合欢花的存在,我庆幸着,她们不曾发现这个秘密的存在,仿佛合欢花为我们绽放。我沉浸在合欢花的甜蜜香味里,她的粉与白搭配的完美至极,晚风轻拂,它轻舞着粉裙,不时地飘落几朵,轻抚着我的校服,如果世界上有种香水格外珍贵,那便是此刻的合欢花香。

:“死后,我要和你葬在合欢树下,让合欢树的根茎深深地插入我们灵魂的深处,千百次轮回,千万次走过忘川,我们依旧可以寻着花的芳香,找到彼此……”

凯西看见莱卡手里捧着一个精美的小礼盒。只听他高兴地说:“刚刚护士给你送来了这个礼物!不知是谁还在我们的账户里存了很大一笔钱!足够给你治一阵子了!真是太好了!”

      想着你传阅过来的纸条上的几个字,自习后合欢树下见。我心跳加速,想象着我们在合欢树下我仰头同你聊天欢笑的场景,嘴角轻扬的微笑,定格那个夏天。

在一棵合欢树下,总有一个女人痴痴地唱着这样一首凄美却又绝望的歌。

打开礼盒后,凯西一下子呆住了。这是一款漂亮的紫水晶手链,12颗紫水晶清透亮丽,呈现出迷人的紫色光芒。

          我知道你在等我回复,可我偏偏

又是九月,合欢花开得正烂漫。

泪水慢慢涌进了凯西的眼眶里。曾几何时,这样一款手链一直是她最美好的一个梦啊。事过这么多年,它竟然来了!这是真的吗?

      不在一个班级的我们,总是喜欢用诗来书写着自己的小情绪,你有你的小烦恼,我有我的小忧愁。我可以去读透你内心深处的坚强,你可以发现我天性的善良,我们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彼此的欣赏。你曾说我像是第一场春雨后,第一朵盛开的春花上,洒落的露水,那么清新,那么动人,舍不得去触碰;我觉得你像是学校操场上那颗独立生长茂盛的杨树,不曾为谁,夏风吹过,树叶飞舞的声音格外响亮。

谌,拉着沉沉的行李箱,在合欢树下停了下来,花开的是那么的好,她忽然有些伤感,或许她的生命也如合欢花的花期一般,花期一过,便就此落了。

往事再次浮现在凯西的脑海里,那些日子才是她过得最开心的时候:她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有湖水一样迷人的眼睛和诱人的小酒窝。更重要的是,她有了一个倾心相爱的人。

        可那一天,从你的教室路过,格外留意你的我,看到你同一个女生欢声笑语地擦同一个玻璃时,内心的小动物都跑了出来,再也无法平静。你追问着我,为何迟迟收不到我的诗,我却故意把你一个人留在我们相约的合欢树下,什么都没有说。

年华如合欢花,飘飘浮浮,想溜走,却始终逃离不了合欢树中灵魂的手指间,花等着一个人的留恋。

她和他常常在一棵合欢树下约会,唱歌,跳舞,说着耳热心跳的悄悄话。他曾经把合欢花插到她的头上,许诺要给她一个最隆重的婚礼,并给她戴上一款最漂亮的紫水晶手链。从那时起,她就认定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

        看着你一个在树下的高大而又略显孤单的身影,我好犹豫,我在想,明年的合欢花还会为我绽放吗?当时那个青春无知的我,就像是很多电影里那个作不完虐不完的女生,不敢去追问,害怕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手机振动了起来,是禹,合欢花在微风中摇曳,谌微笑着按下了接听键。

可是后来心上人在一次出海中,再也没有回来。听到这个噩耗时,她感觉自己也一起葬进了大海。后来,她嫁给了莱卡;后来,她想要个孩子,却未能如愿;再后来,失眠就来了……

                    你可知我只为遇见你

:“你在哪里?”禹在电话的那头不安地询问着。

难道那一次海难后他还活着?凯西抚摸着紫水晶手链,一时百感交集。十年之痛啊,为了他,她竟然浑浑噩噩地过了十年!她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想看看他,哪怕只是一眼。

        此后,你再也没有收到我的诗。我总是有意又装作无意地打听你的消息,我怪你为何只写了两首诗后,便放弃了,我更怪我自己为什么不去问明白。

:“没事,我很好,不要担心我。”谌踮起脚尖,摘下一朵花,凑过去,闻了闻,清新的花香溢了出来。爱情的味道也像合欢花一样吧,淡淡地幽香中参杂着暖暖的思念。

一旁的莱卡,似乎没有料到她会如此激动,轻轻地为她擦去泪水。凯西忽然觉得心酸起来。其实,莱卡一直是个好丈夫,他能容忍着她的小性子,能容忍着她的冷漠。她并不是不知道回报,只是她始终对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难以忘怀。

      我总是会找很多理由去经过那个地方,秋天踩在落叶上,去想象着如果你还在,我们会在这聊些什么?我想象着秋风吹来,吹乱我的马尾,你为我轻佛发丝……我会在路过的行人中,寻找你的身影,我多么希望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你,只为遇见你,你会轻口告诉我,你的情愫。

:“谌,你不要闹了,快回来……”

凯西的精神一下子好了很多。很奇怪,戴着手链,凯西每天也能睡上一小会儿了。莱卡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水晶的奥妙,总是兴奋地说:“早就听过水晶对人的睡眠很有好处,没想到有这么神奇。”每每听到这儿,凯西心里只是暗笑,她当然不相信水晶真有这么神奇。不过,这的确是不同寻常的水晶。

                      高考结束,偶然相遇

:“不,我不要在医院里,明明知道结果,是不会有合适的骨髓的,不会有的……”凉凉的泪滑落下来,花顺着指缝间的空隙掉了下来,旋转出华丽的弧度,淬然不及地摔在了地上,花也用破碎地俊脸凝望着她。

在医院里调养了一些日子,凯西终于可以出院了。走出医院后,一切在凯西眼里竟都变得可爱起来了。特别是家中小院里的那一树合欢花,仿佛懂得迎合她的心情,张张扬扬地开了起来,微风吹过,大朵大朵地往下落,就像可爱的天使。

        高考结束后的校园,显得有些凌乱,很多学生已经把行李搬出了校园,习题试卷散落满地。正在与同学欢声笑语的我,偶然见到穿着白衬衫的你同舍友走着,心里无法平静,多么渴望可以偷偷多看你几眼,幸运的是,你的舍友抓住我的同学,非要小聚一番。

:“相信我,好吗?”禹握紧了拳头。

因为一直无法忘怀,她亲手在院子里栽下了这棵合欢树。凯西经常在树下想自己的心事,或者看着水晶手链出神。可是,亲爱的人,你在哪儿呢?一直过去了好些天,她竟然没有得到一丝音讯。难道他知道她已经结了婚,不敢来打扰她的生活?

        我看见你熟悉又陌生的脸,多想开口问,你过得好吗?还有写诗吗?有没有女孩子读你的诗?可是,我终究是没有说出一句话。你的舍友拉着我们来到烧烤摊,你异常地点了啤酒,我拿起啤酒要打开,你一把抢过去,你的舍友惊愕地看着我们,眼神凝固在那一瞬间,之后,你喝的一发不可收拾,身边的他们开始伤感地回忆着,我们被拉了进来,终于,一个话题,我们的高中有过恋爱吗?怎么开始的?结束了吗?怎么结束的?又使我们的眼神碰撞到了一起……

:“我相信……可是,我过够了抱着渺小希望的生活,我要过着自己的生活。这儿的合欢花开的很美。禹,我爱你。”谌颤抖着挂了电话。

如果是这样,那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她已经把前半生给了莱卡,现在活过来,完完全全就是为了他!她是如此地想见到他,天天在树下流泪。有时候,莱卡晚上回来,还看到凯西在那棵树下发呆,他总是心疼地说:“凯西,你现在身体不太好,别在树下受凉,知道吗?”

        想此刻时间可以慢一点,同你多呆哪怕一秒钟。我不记得他们说了什么,我总是想偷偷看你。趁你不注意,我猛喝一口啤酒,鼓起勇气问你,有没有谈过恋爱?那一秒你愣住了,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停止了,你喝了一口啤酒道,我只想问问那个我特别喜欢的女生,为什么一声不吭就不再回信?此刻,我看到你的眼里含有泪花……

禹,沉默着,关掉了手机:“谌,我也很爱很爱你。”

终于有一天,凯西决定去找他了。她想,他既然能把这串水晶手链送到医院来,想必他可能隐藏在某个暗处,离她不远。凯西鼓起勇气来到了城东的珠宝店里。这个名叫麦克逊的老板是他们家的一个老朋友,她想,精明的麦克逊应该知道这样一串手链出自何处吧。如果知道这串手链是从哪儿卖出来的,她就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了。

        最后,你喝了很多很多,临走时,你抓住我的手腕不放手,你说你总是去我在的那个班级偷偷看我,你不停地问我为什么?我流着泪,我知道我错过了。

这儿的傍晚很美很美,天空中的夕阳就像红色沙石慢慢沉淀着。谌坐在树下,无比惬意的吹着风,风不时吹落合欢的花蕊,散落的花蕊掉落在她的鼻尖上,痒痒的。她多想老的时候和禹一起坐在合欢树下看夕阳呢,夕阳好红,就连合欢花顶尖的花蕊也好红好红。

麦克逊看到了凯西,远远地就打起了招呼:“嗨,凯西,你现在看上去气色真好。”“你好,你可以帮我个忙吗?”凯西轻轻一笑,走上前去把手链取了下来,递上去认真地说,“我想,你一定知道,这样的水晶手链可能出自何处。”

                            还是放不下               

恍惚中,一个神情呆滞,穿着破旧衣服,乱糟糟的捧着头发,全身污秽不堪的女人走了进来,静静地坐了下来,望着合欢出神。

麦克逊接过去看了一眼,竟然哈哈大笑:“这就是莱卡在我这儿为你买的那一款!”

        不知不觉又走在了这个熟悉的校园里,鬼使神差地走回了老地方,我在想象着,你还在我的世界,我在纸上写道:合欢花落满细细雨,夏风吹过淡淡风……而后,听到一阵脚步声,我来不及转身,是你,你的味道依旧那么熟悉,你紧紧抱住我,一声不吭。

谌,看了看她:“估计是被合欢树引来赏花的行乞者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