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救母

作者:故事寓言    发布时间:2020-03-15 20:36    浏览:

[返回]

两个和尚路过一个村庄,看到孩子们在折磨一只可怜的小猫,他们把小猫抛进池塘,又拽着它脖子上的绳子,把它拖上来,如此反复折腾,小猫已经奄奄一息。大和尚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双掌合十而立。小和尚从身上摸出几文钱,把这只猫买了下来。孩子们抢过钱,兴高采烈地跑了。

方丈救母

夜,渐渐地深了,桌上孤灯的灯油,已经只剩一小半了。外面越来越静,其他客房里的灯,也一盏连一盏地熄灭了,隐隐还可以听见一阵阵的鼾声。 卫涵英笑顾直打呵欠的赵玉琴道:“姑娘,日夜奔波,你够累的,明天一早我也得找那个人去,咱们该睡了!” 赵玉琴道:“我早就想睡了,谁叫你坐在那儿发怔?” 说着话她伸手拉开了炕上的被子,被子刚拉开,她突然叫了起来:“唉呀!这家客栈也真是的,这么脏的被子怎么能盖?亏它还是大客栈呢,要是家小客栈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谁说的,被子被面鲜明,被里雪白,纵不是新的,也该是刚晒过、洗过,怎么会脏? 卫涵英谈然笑道:“到底是宦门千金,不比我这个跑惯江湖的武林人,到处能凑合,你娇生惯养有洁癖,你那床被子不比我这床干净?” 赵玉琴一甩皓腕,气嘟嘟地站了起来,道:“我不管,这样的被子我没办法盖,说不定里头藏着虱子、跳蚤,恶心死人,我去找伙计换一床去!” 说着,她一拧腰往外便走! 卫涵英忙道:“干什么自己去?叫他一声不就行了吗?” 赵玉琴道:“夜这么深,吵醒别人招骂去?” 卫涵英道:“那么,我去……” 赶玉琴一摇头,截口说道:“我自己的事,为什么要劳着你?” 卫涵英道:“那……叫他换一床就是了,也犯不着生这么大气呀?” 赵玉琴大概没听见,她已经出了房门! 望着那美好的背影,卫涵英笑了,笑得有点神秘! 没多久赵玉琴回来了,身后果然跟着个陪着一脸小心、手里抱着一床新被子的伙计! 被子到底是换了,可是任何人都看得出,这一床,比刚才那一床,并不见于净多少,实际上被换走的那一床跟这一床差不多! 卫涵英笑了,但她没有说话。 赵玉琴余气未消,她和衣上了炕! 口口口 一宿无话,第二天,卫涵英起个大早。她起床的时候,赵玉琴睡得还正甜,宦门中的武林人,到底比不上地地道道的武林人。 卫涵英没吵醒她,梳洗完事之后,她一个人出了门! 她没往别处走,直奔大相国寺! 这时候,大相国寺的两扇寺门刚开,只有几个赶着烧早香的香客进出。 卫涵英进门的时候,刚好碰见一个正在打扫的小和尚。小和尚只有十五岁,看样子挺伶俐的。 一见卫涵英进门,他连忙丢了手中扫帚迎了过来,双掌合什,微一躬身,道:“女施主早!” 卫涵英忙浅浅答了一礼,道:“小师父早!” 小和尚道:“女施主是来烧香?” 卫涵英微一摇头,道:“不,我来看看那些吃人的恶兽走了没有!” 小和尚一怔,道:“女施主是说……” 卫涵英含笑道:“小师父,你我都是可怜的百姓!” 小和尚忙道:“走了,女施主,昨天晚上就走了!” 卫涵英美目中异采一闪,道:“果然没错,小师父,昨天晚上什么时候?” 小和尚想了想道:“约莫三更前后!” 卫涵英-点头,道:“不错,正是那时候……” 目光一凝,接道:“小师父,有位老师父可在?” 小和尚道:“女施主问的不知是哪一位?” 卫涵英道“小师父,有没有一位老师父被他们抓了起来?” 小和尚“哦!”地一声道:“那是智圆师伯。” 卫涵英道:“正是那位老师父!” 小和尚脸上的神色一转悲愤,道:“女施主,智圆师伯已经被佛祖召上极乐西天了!” 卫涵英一震色变,道:“我只想到他会被为难,却没想到……小师父,是他们?” 小和尚眼圈儿红红的,要掉泪,摇头说道:“不知道,听说智圆师伯是在他禅房里上了吊。” 卫涵英道:“有人看见吗?” 小和尚头一怔,道:“智圆师伯被抬出中房的时候,小僧看见了,智圆师伯的脖子上有道,有道……” 他没能说下去,小和尚他伤心地哭了。 卫涵英一双黛眉扬得老高,道:“小师父,他们往那里去了。” 小师父哭泣中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谁敢问?” 这句话,包含了多少悲愤? 卫涵英威态一敛,柔声说道:“小师父,佛家重因果,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句话小师父该懂。” 小和尚点了点头道:“谢谢女施主,小僧懂!” 卫涵英道:“那么,老师父西登极乐,小师父不该难受,更不该悲伤!” 小和尚又点了点头,道:“女施主,小僧听你的话!” 卫涵英道:“小师父,前些日子有两个人到相国寺里来……” 小和尚道:“女施主是指两位俗家客人。” 卫涵英道:“是的,小师父,相国寺里哪一位大和尚负责接待他两位?” 小和尚道:“就是智圆师伯。” 卫涵英道:“还有哪一位?” 小和尚摇头道:“没有了,女施主,他两位住在后院禅房里,智圆师伯不许任何人走近,只有智圆师伯自己每日送斋饭茶水。” 卫涵英道:“这么说,除了智圆大和尚外,没有第二个人见过那两位,更没有第二人跟那两位交谈过!” 小和尚点头说道:“是的,女施主!” 卫涵英道:“小师父,有人知道他两位离开大相国寺后,往哪儿去了吗?” 小和尚摇摇头,道:“除了智圆师伯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卫涵英一怔,道:“怎么,小师父,智圆大和尚他知道?” 小和尚道:“是的,女施主。” 卫涵英皱了眉,本来难怪,偌大一座大相国寺里,只有智圆老和尚一人知道建文跟纪纲的去处,昨天他没有时间弄清楚自己是谁而有所顾忌没敢说,如今,老和尚却又西归极乐,线索从此而断,她怎能不皱眉! 沉默了片刻,她突然说道:“小师父,智圆大和尚住在哪一间禅房里?” 小和尚道:“就在大殿后面。” 卫涵英道:“可否麻烦小师父带我去看看?” 小和尚目光一凝,道:“女施主是要……” 卫涵英道:“小师父,我想去看看!” 小和尚摇了摇头,道:“女施主原谅,小僧不敢!” 卫涵英微愕说道:“小师父,为什么,难道你怕他们……” “不是,女施主。”小和尚摇头说道:“智圆师伯住的那间禅房,已经被主持师伯封了,任何人不许进去!” 卫涵英眉锋微皱,道:“那么,小师父,假如我先见贵主持呢?” 小和尚道:“女施主要见主持师伯,小僧愿意带路!” 卫涵英道:“那……有劳小师父了!” 小和尚没说话,合什微一躬身,转身向里行去。 卫涵英抬眼打量了四周一下,迈步跟了上去。 到了大雄宝殿前的天井里,卫涵英一眼瞥见大雄宝殿里站着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汉子! 按说,大相国寺里原有烧早香的香客,本不足为奇,可是那中年汉子本来是面向外站着的。一看见卫涵英,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他转身向了里面! 卫涵英动了疑,当即跨前一步低声问道:“小师父,大殿里有个人是……” 小和尚转头看了一眼,“哦!”了一声,道:“是位烧早香的施主,刚开寺门就来。” 卫涵英道:“小师父认识他吗?” 小和尚摇头说道:“不认识!” 卫涵英道:“刚开寺门到如今,该有一段工夫了,便是十炷香也该烧好了,他为什么还不走?” 小和尚道:“不知道,大概他还想到处看看!” 说着话,卫涵英目光一直未离开大雄宝殿中那中年汉子,可是那汉子自适才转过去后,至今还没转过来。 卫涵英没再问,但她已暗中提高了警觉,那位宛平县令的女儿赵玉琴一直怂恿着她再去问问那个人,恐怕不是没有原因的! 跟着小和尚绕过了殿角,眼前一列四间禅房,廊檐底下空荡寂静,听不到一点声息! 小和尚走进廊檐,在中间那间禅房前停下,道:“女施主,这里就是主持方丈住的禅房!” 卫涵英道:“麻烦小师父为我通报一声。” 小和尚答应了一声,立即扬声说道:“禀主持师伯,有位女施主求见!” 只听禅房里传出一个低沉而苍老的话声:“是悟空吗?” 小和尚忙道:“回师伯,正是悟空!” 那低档沉苍老的话声道:“有什么事?” 小和尚道:“回师伯,有位女施主要见师伯!” 只听禅房里响起了缓慢的步履声,随即听那低沉苍老的话声问道:“是哪位女施主要见我呢?” 禅房两扇门开了,一个老和尚当门而立,他瘦得皮包骨,胡子雪白,身形有点佝楼,抬起失神的老眼往外一看,只见他一呆,老脸上满是讶异地道:“这位女施主是……” 卫涵英含笑说道:“大和尚,我昨天来过宝刹,今天再来,只为有件事要跟大和尚打个商量!” 老和尚缓慢地道:“女施主有什么事要跟老衲谈?” 卫涵英道:“大和尚,可否让我进去说?” 老和尚“哦!”地一声,忙道:“是老衲失礼,女施主请!” 颤巍巍地退向门边,合什微微躬下身形! 卫涵英忙答了一礼,举步走进禅房。 只听老和尚道:“悟空,别走,进来给女施主倒茶!” 小和尚应了一声跟进了禅房。 禅房里坐定,小和尚献过茶后,老和尚抬起老眼,开口说道:“女施主如今是否可以见告来意?” 卫涵英含笑道:“大和尚,我姓卫,叫卫涵英,是武林人。我这次由别处到开封的大国相寺来,是为找寻建文跟锦衣卫前指挥使纪纲。” 老和尚猛然一惊道:“女施主要找……找谁?” 卫涵英道:“大和尚,我找寻建文没有恶意,我是受一位身奉太祖遗诏的老臣所托,辅佐他返朝登基!” 老和尚惊慌地道:“女施主怕是找错了地方……” 卫涵英笑了笑,道:“大和尚,我知道建文距纪纲确实在大国相寺里住过一个时期,而且知道他俩已经走了!” 老和尚渐趋平静,道:“那么女施主见老衲是……” 卫涵英道:“智圆大和尚为这件事西归极乐,听说大和尚封了他的禅房,而我想进去看看,所以来找大和尚商量商量!” 老和尚沉默了,提起智圆,他似乎很悲痛,当然,这是人之常情,难免,半晌他才抬眼说道:“女施主要进老衲智圆师弟的禅房是要……” 卫涵英道:“智圆大和尚为建文做了最大的牺牲,按情按理,论公论私,我都该……” 老和尚摇头说道:“女施主,不必了,老衲智圆师弟蒙佛祖慈悲,已往极乐西天,他的去处令每一个佛门弟子出家人羡慕,女施主无须再……” 卫涵英截口说道:“大和尚,站在我的立场……” 老和尚道:“女施主的立场?” 卫涵英点头说道:“是的,大和尚,我的立场!” 老和尚道:“说句话不怕女施主怪罪,老衲没办法证明女施主是什么立场?” 卫涵英“哦!”地一声笑道:“我明白,大和尚是不相信我?” 老和尚毅然点头,道:“是的,女施主原谅,老衲如今已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卫涵英道:“当然,这是人之常情,难怪大和尚不敢相信任何人,只是大和尚该想想,假如我是那一帮的一个,还会来跟大和尚打商量吗?大和尚不答应行吗?” 老和尚呆了一呆,道:“女施主说的有理。” 卫涵英道:“那么就请大和尚点个头!” 老和尚迟疑了一下,毅然点头,望着小和尚道:“悟空,带这位女施主去你智圆师伯的禅房!” 小和尚应了一声,欠身说道:“女施主请!” 卫涵英忙站起致谢,跟着小和尚走了出去。 小和尚带着卫涵英由殿后往殿右走去。 卫涵英凝功搜索,她没发现左近有人,也没有看见适才大雄宝殿里那个中年汉子! 转眼间已到殿右,小和尚停在智圆老和尚那间禅房门口,低下了头,道:“女施主,智圆师伯就住在这一间。” 卫涵英抬头前望,只见禅房门紧闭,除了锁着外,两扇门上还贴了一纸封条。 她当即说道:“小师父有钥匙吗?” 小和尚点头说了声:“有。”探手入怀,从怀里摸出一串钥匙上前开了锁,然后退后说道:“女施主请自己开门吧!” 卫涵英跨步而前,抬手一推,禅房两扇门豁然而开,封条断了,她抬眼打量,禅房里窗明几净,点尘不染。 她迈步走了进去,一阵找寻! 小和尚站在一旁,讶然说道:“女施主,你要找什么?” 卫涵英道:“我找找看,智圆大和尚有没有遗下片言只字!” 小和尚道:“女施主,不会有的!” 卫涵英转眼凝注,道:“小师父,怎见得不会有?” 小和尚道:“智圆师伯这间禅房昨天跟今天都是我收拾打扫的,我没有看见任何一片纸。” 卫涵英道:“那么,小师父,你收拾这间禅房的时候,每一角落都曾收拾到了吗?” 小和尚点头说道:“是的,女施主,小僧每一个角落都曾收拾打扫到!” 卫涵英皱了眉,沉吟了一下,道:“小师父,当日那两位俗家客人住在哪里?” 小和尚道:“他两位住在后院一间禅房里。” 卫涵英道:“再麻烦小师父带我去一趟!” 小和尚点头答应,他带着卫涵英去了后院一间禅房,在那间禅房里,卫涵英仍未能找到什么。 她纳闷了,一路诧异而失望地跟着小和尚离了后院,到了大殿之后,她突然停步说道: “小师父,大相国寺,当真没有第二个人跟那两位俗家客人接触过吗?” 小和尚道:“是的,女施主!” 卫涵英道:“那位主持大和尚呢?” 小和尚摇头说道:“主持师伯始终没有过问这件事。” 卫涵英诧声说道:“小师父,那就不对了,为什么未经主持允许,智圆大和尚他能擅自留俗客住,为什么别人都不过问,单单智圆大和尚这么热诚地接待那两位?” 小和尚道:“小僧不知道,也许智圆师伯跟那两位俗家客人,以前就认识,好像智圆师伯说起过……” 卫涵英道:“小师父,智圆大和尚怎么说?” 小和尚道:“智圆师伯说,他跟两位俗家客人中的一位的长辈认识。” 卫涵英沉吟说道:“长辈?长辈,这是……” 忽地抬眼说道:“小师父,我明白了,请带我去见主持,我要向主持告个辞,道个谢意。” 小和尚应了一声,迈步往前走去。 刚转过殿角,只见一名矮胖老和尚步履匆匆地进了主持禅房,脸上的神色好不惊慌。 卫涵英忙道:“小师父,这位大和尚是……” 小和尚道:“小僧的智广师伯!” 卫涵英道:“他这么匆忙,有什么事吗?” 小和尚摇头说道:“谁知道,大概是厨房里出了什么事!” 卫涵英道:“厨房里?” 小和尚道:“是的,女施主,小僧智广师伯负责大相国寺的膳食。” 卫涵英点头“哦!”了一声,没再问。 说话间已到门口,小和尚还没来得及禀报,只见适才那位矮胖老和尚急步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那位大相国寺主持老和尚。 卫涵英忙上前一步,道:“大和尚,发生什么事?” 老和尚老脸上难掩悲痛地匆匆说道:“女施主,没有什么事!” 说完了话,他颤巍巍地走了。 卫涵英没再问,迟疑了一下,她一声:“小师父,你请忙吧!” 放步跟了上去。 前面两个老和尚往哪儿走,她也住哪儿走,不一会儿来到了偏院,只见偏院月形门里站着几个年轻和尚,另外,偏院里还围着几个老和尚,像在看什么! 主持老和尚走近,月形门里的几个年轻和尚立即合什躬身,老和尚没来得及答礼,匆匆地进入偏院。 卫涵英跟了进去,几个年轻和尚见她是跟在主持之后来的,也没有阻拦没有问。 一进偏院,卫涵英看见了,她见那几个老和尚围着一个人,那个人躺在地上,身边有口井,全身湿淋淋的,肌肤白里泛青,两眼瞪着,嘴张着,好不怕人,那是个年轻和尚。 卫涵英入目情景再看那口井,她立即明自了八分,当即双眉一扬,走了过去。 只听主持老和尚颤声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智圆悬梁,悟能堕井,大相国寺何来大不幸,看来这清净佛门……阿弥陀佛!” 卫涵英走近,几个老和尚都看见了她,但没有一个开口说话,卫涵英径自说道:“大和尚,这位是……” 主持老和尚叹了口气道:“老衲智圆师弟的徒弟,悟能。” 卫涵英道:“是哪一位发现他堕了井的? 那矮胖和尚道:“女施主,是老衲刚才来井边打水,看见悟能在井里漂浮着,老衲当即找人把他捞了上来!……” 卫涵英目光投向地上悟能的尸体,道:“看样子,他堕井已经不少时候了,绝不是今天的事,今天堕了井,尸体不会漂浮上来。” 目光忽地一凝,她看见悟能的喉结上,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指痕,错非是身怀武学、目光锐利的她,换个人还真看不出来。她双眉一扬,转望主持老和尚,道:“大和尚,你说这位师父是智圆大和尚的徒弟?” 主持老和尚点了点头,道:“是的,女施主!” 卫涵英道:“那么我告诉大和尚,他不是自己投井的!而是被人用指力闭住喉结,然后再推下井里的!” 一众老和尚脸色一变,主持老和尚急道:“女施主怎么知道……” 卫涵英道:“不知道诸位大和尚看得见看不见,这位悟能师父的喉结上,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指头痕印!” 一众老和尚闻言忙转目投注,只听一名老和尚惊声说道:“有!有!我看见了,是有……” 主持老和尚身形暴颤,突然一叹,低头转身,颤巍巍地向外走去! 卫涵英忙唤道:“大和尚,请留步!” 主持老和尚缓缓回了身,神情黯淡悲凄地道:“女施主还有什么指教?” 卫涵英道:“好说,大和尚,刚才我曾告诉悟空小师父几句话,如今我愿拿这几句话再奉赠大和尚……” 主持老和尚道:“女施主请指教,老衲洗耳恭听!” “不敢!”卫涵英道:“大和尚佛门高僧,当知佛家最重因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为恶者一时或能横行,但时候一到,他必遭天谴。再说,一啄一饮,莫非前定,也许这是劫数。所以我请大和尚以大国相寺及生者为重!” 主持老和尚悚然动容,合什躬下身形,道:“阿弥陀佛,多谢女施主,老衲受教了!” 卫涵英淡然一笑,道:“大和尚不必客气,我请问一句,昨天有哪位大和尚见过这位悟能师父?” 一名老和尚道:“女施主,老衲见过悟能!” 卫涵英道:“大和尚,那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那名老和尚道:“昨天早上,在后院舍利塔前!” 卫涵英点了点头,道:“多谢大和尚,还有哪位大和尚见过?” 只听另一名老和尚道:“女施主,老衲昨天也见过悟能。” 卫涵英目光转注,道:“大和尚,那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那名老和尚道:“昨天晌午以后,老衲见他从智圆师兄的禅房里出来。” 卫涵英美目中异采一闪,道:“大和尚,你没看错吗?” 那名老和尚道:“女施主,老衲不会看错的,大国相寺里总共不过几十个人,而且都天天见面,老衲怎么会看错?” 卫涵英道:“那就不会错了,多谢大和尚!” 转望主持老和尚,道:“大和尚,请允许我察看察看悟能师父的身上!” 主持老和尚道:“女施主是要……” 卫涵英道:“如今我还不敢说,大和尚稍时请自己看。” 主持老和尚一点头,道:“好吧,女施主请吧!” 卫涵英道:“多谢大和尚!” 随即她蹲下身去,伸手在悟能的尸体上摸索,摸着摸着,突然,她的手停在悟能胸口! 只停了一停,霍地她翻腕探入悟能怀中,摸出一物,那是一张折叠着的信笺,却被水浸湿透了! 主持老和尚睹状忙道:“女施主,这是……” 卫涵英道:“大和尚,容我看过后再说!” 说着,她小心翼翼地揭开那已经合在了一起的信笺,当然,那免不了有几处破损,可是她毕竟还算完整地摊开了那信笺! 信笺上有几行字迹,但那墨渍已被水浸散,弄得模模糊糊,已很难辨认那究竟是些什么字了! 卫涵英随又把它轻轻折了起来,道:“大和尚,如今我可以说了,悟能师父之所以被害,那只因为他从智圆大和尚房里出来,这封信,该是给我的!” 主持老和尚脸色陡变,他还没来及说话,卫涵英已然接着说道:“诸位大和尚都请放心,这两笔债,我会替贵寺要回来的。言尽于此,告辞了!诸位大师珍重。” 浅浅施了一礼,转身走了出去。 只听身后主持老和尚道:“女施主,那封信……” 卫涵英回身说道:“大和尚,这是智圆大师父给我的,所以我带走了,只请大和尚记住,为贵寺之安全,为不再有类似惨事发生,适才事情诸位别声张外泄。以后凡有人再来,诸位更该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主持老和尚忙道:“多谢女施主,多谢女施主!老衲,省得,老衲省得!” 卫涵英没再多说,转身走了。 她出偏院进正院,刚到大殿前,只听大殿后传来一声痛呼,听声音,像似小和尚悟空。 她没有迟疑,双眉一扬,闪身扑了过去。 到了最后一看,只见小和尚悟空两手捧着脸跪在一株大树下,他身前站着个人,正是适才那中年汉子。 卫涵英火往上一冲,冷哼说道:“阁下好威风。” 那中年汉子霍地转注,这回卫涵英看了清楚他,凹睛、残眉、隆准,薄薄的嘴唇,一副奸滑阴狠相。 他一见卫涵英,猛然一惊,但稍时间性恢复冷静,冷然说道:“你这女子是谁?” 卫涵英没答理,缓步走了过去,近前向小和尚道:“小师父,你起来!” 小和尚可怜兮兮地,吓得白着脸,脸上的指痕掌印红肿老高,挥身发抖,竟没敢动。 卫涵英道:“小师父,别怕,一切自有我……” 伸手便去拉小和尚。 那中年汉子突然一声冷哼:“有你,你能怎么样?” 挥掌向卫涵英伸出的皓腕砍去。 卫涵英冷冷一笑道:“稍时自会轮到你,如今你给我站远些!” 左掌一抖,正拂在那中年汉子的肚子上,只听他大叫一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呲牙咧嘴,头上都见了汗! 卫涵英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伸手拉起小和尚,小和尚满脸惊恐,浑身仍在发抖! 卫涵英缓缓转注,冷然说道:“倚仗官势,骚扰佛门,已属不对,更何况你这七尺之躯动手打一个五尺童子,主要的你是对我。如今我来了,要怎么办,你说吧!” 那中年汉子支撑着站起来,咬牙说道:“你胆子不小,明知我是官家的人!” 卫涵英截口说道:“休说你是官家的人,就算你是大内禁宫里出来的,该打我仍是要打,你怎么办?” 那中年汉子厉笑说道:“怎么样?老子要……” “叭”地一声,他脸上挨了一下,这下他脸上的红肿不下于小和尚,而且顺着嘴角滴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坐下。 卫涵英冷然说道:“再敢有半句不逊,我拔了你的舌头!” 中年汉子一句话没说,突然探手入怀‘铮”地一声掣出了一柄软剑,剑尖前指,他狞笑说道:“看来我不得不在这清净佛门里杀人了!” 小和尚一声惊叫,往后便退。 卫涵英冷笑说道:“除非你想血溅佛门,要不然你就……” “就什么?”那中年汉子冷叱说道:“臭娘儿们,你纳命来吧!” 抖手一剑直刺卫涵英心窝! 卫涵英道:“我看你有多大能耐,敢对我用剑!” 跨步闪身,娇躯飞旋,同时左掌电出,“叭!”地一声正好拍在中年汉子执剑那右手背上。 中年汉子痛彻心脾,大叫一声,软剑堕了地,他抱着手便往后退,满脸是惊怒神色。 卫涵英道:“你想干什么,想跑?” “跑!”字方出口,那中年汉子霍地转了身,他当真要跑。 然而,卫涵英比他快,脚下一提,那柄软剑直挺挺飞起,掠过那中年汉子头顶,“噗!” 地一声插在了地上。 那柄软剑还在抖动,卫涵英已冷然说道:“你再敢动一步,小心你那两条腿!” 那中年汉子机伶一颤,当真不敢再动。 卫涵英道:“转过来,我有话问你!” 那中年汉子很听话,缓缓地转了过来。 卫涵英道:“除非你不想活着出大相国寺,否则你就老老实实地答我问话,说,杀那两个和尚的是谁?” 那中年汉子颤声道:“那不是我,不关我的事……” 卫涵英道:“我问你,是谁杀的?” 那中年汉子迟疑了一下,道:“我只知道那年轻和尚是尤领班杀的!” 卫涵英微一点头,道:“好,姓尤的他现在何处?” 那中年汉子道:“他,他现在鼓楼边上的一家客栈里!” 卫涵英道:“那家客栈什么字号?” 那中午汉子道:“是是叫叫‘吉祥客栈’!” 卫涵英道:“还有跟谁在一起?” 那中年汉子道:“还有,指挥使跟三个领班。” 卫涵英道:“这回锦衣卫派出了多少人?” 那中年汉子道:“四个班,共是四十个人!” 卫涵英道:“连指挥使跟领班在内,该是四十五个? 那中年汉子点了点头,道:“是,是,是的!” 卫涵英道:“答我最后一间,你们之中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她是何人?” 那中年汉子一惊,没说话! 卫涵英道:“别忘了我刚才说的,答我问话!” 那中年汉子只得开口说道:“她,她,她是公主……” 卫涵英一怔,道:“公主,她是朱棣的女儿?” 那中年汉子大惊张目,失声说道:“你敢直呼皇上……” 卫涵英道:“那没有什么了不起,他以篡位自立,是朱家的不肖子孙。答我问话,她是不是朱棣的女儿?” 那中年汉子白了脸,忙点头说道:“是,是,是,她是来……” 一抖索,倏地住口不言,天,连他也差一点直呼明成祖的名讳。 卫涵英喃喃说道:“她竟会是朱棣的女儿,她竟会是……” 突然一摆手,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那中年汉子如逢大赦,拔腿便要跑。 卫涵英及时又喝道:“慢点。不许走前门,由后门出去。” 但,他刚出大相国寺后门,只听身后有人说道:“我不杀你,但要委屈你三天。” 陡觉脑后挨了一下,眼前一黑,立即人事不省。 当然,卫涵英不能让他回去报信。 其实,他泄露了不少机密,未必敢再回去——

小和尚高兴地说,师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救了一只猫的命,也算是一件好事吧?大和尚闭着眼睛道,你恐怕未必能救小猫的命呢。小和尚仔细看看小猫,它紧闭着眼睛,肚子一鼓一鼓的,鼻子里不断喷出水来,水里还带着鲜血。小和尚不禁垂下泪来,叫道,师父,师父,你救救小猫吧。大和尚说,我也无能为力啊。

解放前,有一个师父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逝了。那时候他三,四岁,由母亲带,过去的妇女干活不行,没力量,没办法就带着孩子去讨饭.后来住到一个农村,邻居是杀猪的,这个孩子每天在那里看,他一看过了回去就学,看杀猪怎么个杀法,有一天,他就弄了一块泥巴,作了一个小猪,拿了一根小木棒当作刀,放在板凳上,去杀这个猪的头。他母亲一看,“哎呀,你这是跟谁学得,”他说:“我看邻居家每天这么干,就学。我长大了也去杀猪,”他母亲一听,这可不得了了!一个家庭里的儿女,成器不成器,上不上正道,与父母有直接关系。这是一个好母亲,见孩子干这种事情,马上就学会了,才三,四岁,心里想,假如我们这次要是与土匪作了邻居,看到土匪去抢人,他长大了也会学.这杀生害命不是一件好事.干脆搬家吧!搬到什么地方能使孩子学好呢?一想干脆搬到寺院附近去住吧,寺庙是修善的又有好师父,他见到师父修善肯定要学,学修善将来就有出息了。

这时一个老妇慢慢走来,看到地上的小猫,举起手杖就打小和尚,咒骂道,是你把我的猫弄死的吧?出家人怎能做这种恶事呢?小和尚捂着脑袋分辩,老人家,不是我把小猫弄死的,是我把小猫救下的!老妇更是生气,你还狡辩,小猫已经死了,你还说是你救的!小和尚叫着师父,躲到老和尚身后。老和尚也不分辩,只是闭着眼睛念经。老妇的手杖打到老和尚面前,就停住了。她骂道,看你教的好徒弟。然后弯腰捡起死猫,呜呜咽咽地哭着,转身走了。

这样她就把孩子带到了一个寺庙旁住下了。这个寺庙里师父只有三两个,庙也不太大,每天早晚上殿,这个小孩习惯了也天天跟着学,每天也学打坐。后来就帮忙烧香,换供水,打扫殿堂,很是勤快,一干就是二,三年。这其间念经也学了不少东西,打坐也像回事。母亲见孩子从善很是高兴。有一天,这个小孩跟师父说:“师父我想跟您老人家出家,在这里当个小和尚来伺候您,您看行不行?”老和尚一听,很高兴,说“行,但你得跟你母亲说一下,你母亲如果同意了,我没意见,愿意收你。”小孩说“行,我和母亲说。”这小孩跟他母亲一提这个要求,就有得了,母亲哭着说“你父亲去逝又早,就你这一个孩子,你要是出家了,谁继承我们这家门,再说了,我这养老的事情怎么办,不能出,无论如何我是不同意。”他一听这完了,不愿意让出家。老和尚知道了这事说“这样吧,你母亲不愿意让你出家,你就当个居士修行也成”小孩说“不行,我一定要当个师父修行。”结果这小孩子跑到伙房里拿一把菜刀站到母亲面前说:“你要答应我在这里出家就不死,你要不答应,我就一刀把自己砍死。”他母亲一看心想:这孩子不过是吓唬我罢了,他才几岁,“那不行,你就是死了我也不答应你。”这个小孩真厉害,一刀就砍到自己头顶上去了,血冒得到处都是。母亲慌了,急忙去找师父:“师父您赶快救命,说那个吧,您把他救好了就让他出家给您做个小徒弟吧。”老师父很慈悲,上前把刀取下来,抓了把香灰往头上一按就不冒血了。就这样,小孩出家了。他的母亲就不能在这里住了,自己去讨饭去了。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