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生的萤火虫

作者:儿童文学    发布时间:2020-03-16 10:27    浏览:

[返回]

“我是人身体里的瞌睡虫。”

萤火虫怕冷。奶奶说过,北方,很少有萤火虫的。

三十六根蜡烛照亮了整间房子,也照亮了瞌睡虫红朴朴的小脸蛋。

思念是浓浓的情谊,思念是永远的牵挂,思念是冬生的萤火绳……

“我要睡觉,”萤火虫说,“昨晚熬了通宵,替伙伴们照亮道路,累得我眼睛酸疼,我要休息。”

妈妈给冬生的答案很简单:“凉凉她爸的羊绒衫生意做大了,北方冷,生意好做呀!”

“可是,妈妈还没有回来,我不能睡。”琳琳想。她等着妈妈从池塘边走来。

奇怪的是,冬生生日这一天,他却不见了。奶奶和妈妈给他准备了一大桌子饭菜,连在县城打工的爸爸也特地腾出时间回来陪他。十岁,用奶奶的话说,是孩子的大生日啊!妈妈招呼了二妞、刚子一块儿来吃饭,一屋子人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冬生回来。和冬生在同一所小学念书的倩倩回来说,一放学冬生就跑了,喊也喊不住。

“我等你回来,一块儿过生日。”

等冬生到家,已经是半夜,二妞他们早散了。爸爸看见慢吞吞蹭进屋门的冬生,抄起笤帚就要打。妈妈护着冬生,一把拉过他,发觉他的手冷得像冰。奶奶把他拉到灯下面一看,才发现他整张小脸都冻得通红。

“你睡觉还哭什么呢?难道你身上没有瞌睡虫?”琳琳奇怪地问。

一年一年又一年,冬生和凉凉的暑假,几乎每一个晚上,都能一起在萤火虫之光织成的网里,看见夜的笑容。冬生给凉凉捉萤火虫,就好像在点夜的酒窝,一个一个又一个;凉凉抱着装满萤火虫的玻璃瓶,像抱着装满金珠银珠的宝贝,每次都笑得好开心。

突然,响起了“嚓嚓嚓”的脚步声,是妈妈备完功课沿着池塘边走来了。

一开始,凉凉说北方好干,她的脸天天都像被人揪着,绷得紧紧的。冬生摸摸自己的脸,软软的、润润的,像是被人用手心捧着。冬生就说:“还是在家里好。”凉凉跟着就说:“我想回家……”

“你也有妈妈?”琳琳来了兴致。

是啊,冬生也很忙的:他要和隔壁的二妞去烤红薯,和表妹倩倩去牵小羊,还要和刚子哥去玩斗鸡打仗。冬天刚刚到,他要趁还没冷到手脚发僵,拼命地去玩、去疯、去跑。

“那,那……”琳琳用商量的口气问,“瞌睡虫,你先待会儿行吗?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我做好了饭,等妈妈回来一块儿吃。要不,我会很难过的。”瞌睡虫听了立刻停下来,帮助是使人快乐的,瞌睡虫想。

妈妈和奶奶守在冬生的身旁,熬了大半夜,终于忍不住睡着了。冬生的两只手不知不觉地在被窝里合在了一起,他搓啊、搓啊,像是在搓一条绳子。那真是一条绳子,一条闪烁着黄绿色光芒的绳子,就好像一只萤火虫紧跟着另一只萤火虫,一只跟着一只,一只跟着一只,从冬生的手掌间飞了出来。一条萤火绳,像是一条暖暖的藤,从冬生的被窝里钻了出来,绕过冬生,绕过妈妈和奶奶,爬下了床,爬上了窗,爬出了屋子……

“谢谢你!”萤火虫高兴极了。她躺在琳琳身边,一会儿就睡着了。

再后来,冬生给凉凉打电话时,她常常不在家。她妈妈总是说:“凉凉跟李萌萌去上钢琴课了。”“凉凉跟李萌萌去动物园了。”“凉凉去给李萌萌过生日了。”

“好孩子,”妈妈抚摸着琳琳的脸,凉凉的,“你不困吗?快回家吧。”

冬生真是冻坏了。他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浑身上下还是一阵冷,又一阵热。他的脑子迷迷糊糊的,眼前好像从夏天里招来了一群萤火虫,一会儿亮,一会儿暗,让他什么也看不清。他听到有人在说话,像是妈妈,又像是奶奶,还有一个声音细细的,好像……凉凉?不,凉凉已经去北方了,那里树好高,路好直,天好蓝啊……不,是凉凉回来了!她回来给冬生过生日了!每年冬生的生日,都是和凉凉一起过的。如果没有凉凉,生日还有什么好过的呢?冬生宁愿躲在村口的小桥下……可他又害怕,害怕凉凉真的把他忘了,凉凉现在有李萌萌了。虽然冬生也有二妞、倩倩和刚子哥,但是他不会忘了凉凉,永远不会……还有萤火虫,凉凉,你还记得萤火虫吗?

图片 1

冬生也想去看看北方,看北方好大好大的风,看帽子在风里飞。冬生只是假装不再想凉凉,假装的。可到过生日的时候,冬生没办法假装了,他多想凉凉回来跟他一起过生日,一起吃奶奶做的糖饼,一起唱生日歌,一起,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夜黑黑的,琳琳爬上门前的草垛,向夜空望去,没有月亮,只有星光。夜风敲打着窗户,远处静悄悄的。

悠悠熊,你说思念是什么?

“瞌睡虫?我不要,你走开!”琳琳惊讶地望着黑影。

所以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凉凉要去北方。

不一会儿,琳琳想睡觉了。

奶奶正说着,冬生不耐烦了:“您自己打吧!我忙着呢!”

搜索